<nobr id="557j9"><progress id="557j9"><address id="557j9"></address></progress></nobr>

    <del id="557j9"></del>

          <font id="557j9"></font>

        <em id="557j9"><font id="557j9"><noframes id="557j9"><b id="557j9"><dfn id="557j9"><video id="557j9"></video></dfn></b>

        第一經濟網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金融課堂 > 正文內容

        緩解人民幣貶值壓力 央行上調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

        境內機構通過境外融資將迎進一步利好。10月25日,央行發布消息稱,為進一步完善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增加企業和金融機構跨境資金來源,引導其優化資產負債結構,人民銀行、外匯局決定將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從1上調至1.25。

        來源:<span class=

        緩解人民幣貶值壓力

        首先需要提的一點是,提高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將提升跨境融資風險加權余額的上限,鼓勵市場主體跨境融資。

        如何理解?可以來看相關政策規定:跨境融資風險加權余額上限=資本或凈資產*跨境融資杠桿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也就是說,跨境融資風險加權余額上限由微觀主體的資本或凈資產、杠桿率和宏觀審慎調節參數等因素共同決定。

        當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由1上調至1.25,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對于境內企業而言,其跨境融資的上限就提高了0.25倍。

        舉個例子,在調節參數是1時,某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風險加權余額上限是100億美元,系數是1.25時,上限是125億美元?,F在上調至1.25,上限就由之前的100億美元上調至125億美元。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上次央行、外匯局決定調整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還是在2020年底,央行、外匯局指出,“為進一步完善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引導金融機構市場化調節外匯資產負債結構,決定將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從1.25下調至1”。

        時隔近兩年再調,此次又是何原因?

        植信投資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常冉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本次宏觀審慎調節參數的上調,主因是近期較大的跨境資本流出和人民幣貶值的壓力。

        具體來看,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累計下跌超過13.9%,近日,離岸人民幣匯率突破7.3并帶動在岸人民幣匯率貶值,短期內受資本外流壓力的影響較為明顯。10月以來,北向資金凈流出535億元,股票市場呈現較強的階段性資本流出。前8個月,外資機構的人民幣債券持有量減少共計5278億元,連續7個月處于減持狀態,債券投資凈流出壓力較大。

        “在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資本流出壓力增大、人民幣承受貶值壓力的情況下,對金融賬戶的跨境資本流動進行一定程度的調節,將有助于便利境內機構跨境融資,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人民幣匯率貶值壓力。”常冉說道。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同樣表示,目前,我國外債規模和結構合理,外債風險總體可控,提高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在便利境內機構跨境融資的同時,也有助于境外資金流入,增加境內美元流動性,穩定市場預期,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利好中小企業、民營企業

        業內更為關注的是,上調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后,具體哪些企業將受益?

        根據央行此前發布的關于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有關事宜的通知,其主要適用于依法在中國境內成立的法人企業和法人金融機構,其中企業僅限非金融企業,且不包括政府融資平臺和房地產企業。企業融入外匯資金可意愿結匯,融入資金可用于自身的生產經營活動。金融機構融入資金可用于補充資本金,服務實體經濟發展。

        “上調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有利于進一步擴大利用外資和拓寬融資渠道,便利境內企業和機構跨境融資,降低實體經濟融資難度和融資成本,服務實體經濟發展,有利于更好地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有效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協調國內國際兩個循環。”仲量聯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部總監龐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放寬境外融資額度上限,從結構上說,這對境內企業和機構中凈資產額較低的中小企業、民營企業來說更為便利,對中高資質的發行主體和優質企業來說更為有利。

        常冉同樣分析到,提高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將會提升跨境融資風險加權余額的上限,從而引導境內企業吸收境外資金,這也從宏觀監管口徑給予企業融資更大的自由度,有助于境內機構,尤其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種資源,多渠道籌集資金,促進跨境資金的流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人民幣貶值壓力。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跨境融資上限的提升不代表實際資本流入對等程度的增加,企業的實際融資量可能仍需結合市場需求、企業資質、行業監管等方面的因素。

        后續還有哪些調整工具?

        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就在前不久召開的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電視會議就提出,外匯市場事關重大,保持穩定是第一要義,相較于許多經濟體面臨滯脹風險,我國經濟總體延續恢復發展態勢,物價水平基本穩定,貿易順差有望保持高位,隨著宏觀政策效應顯現,經濟基本盤將更加扎實?,F行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適合中國國情,可以充分發揮市場和政府“兩只手”的作用,有效管理市場預期。

        龐溟說道,央行外匯局此次政策調整,就是根據當前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狀況,以精準務實的舉措,通過解難幫扶、輸血降壓,最大限度地為企業降低現金流壓力和融資壓力,為市場主體加油助力、穩定預期、增強信心,將輸血、紓困、減負、降本落到實處,以穩市場主體為抓手保就業、保民生 、穩經濟、穩增長。

        除此之外,也有助于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和雙向波動,維護跨境資金合理有序雙向均衡流動,維護外匯儲備規模穩定和市場預期穩定,促進內外平衡。

        展望后續政策走向,常冉則提到,貨幣當局當前仍具備較充裕的管理工具,包括啟動匯率中間價逆周期因子、調整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調整外匯風險準備金率、發行離岸央票、調節企業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進行匯率預期管理、外匯儲備等,這些工具后續仍有實施空間??傮w來講,央行目前具備較充足的工具和手段應對匯率貶值,加之在國內穩增長政策護航、國際收支的基本平衡、充足的民間外匯等因素支撐下,人民幣匯率中長期不具備大幅貶值的條件,能夠在合理區間內雙向波動,彈性不斷增強,匯率浮動區間增大,總體上保持基本穩定。(記者 劉四紅)

        關鍵詞: 境內機構 境外融資 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 跨境融資 金融機構跨境資金來源

        標簽閱讀


        }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超碰97_雪花飘电影高清完整版_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_亚洲欧美另类离制服丝袜

          <nobr id="557j9"><progress id="557j9"><address id="557j9"></address></progress></nobr>

          <del id="557j9"></del>

                <font id="557j9"></font>

              <em id="557j9"><font id="557j9"><noframes id="557j9"><b id="557j9"><dfn id="557j9"><video id="557j9"></video></df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