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557j9"><progress id="557j9"><address id="557j9"></address></progress></nobr>

    <del id="557j9"></del>

          <font id="557j9"></font>

        <em id="557j9"><font id="557j9"><noframes id="557j9"><b id="557j9"><dfn id="557j9"><video id="557j9"></video></dfn></b>

        第一經濟網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他山之石 > 正文內容

        ST三盛擬購天雄新材控股權 電解錳會是“良藥”嗎?

        今年9月底,林榮濱、程璇夫婦和戴德斌談攏了一筆大生意,戴德斌作為受讓方,從林榮濱、程璇手中接過了ST三盛(300282)控股權。也是從那時起,65歲的退休人戴德斌有了第一個上市平臺。不過,初入資本市場,戴德斌就面臨著一道難題,如何帶領ST三盛擺脫業績泥潭。讓市場沒有想到的是,戴德斌“出手”速度如此之快。

        11月1日,ST三盛披露了一則“簽訂股權收購意向書公告”,稱公司擬購麻栗坡天雄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雄新材”)不低于51%的股權。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天雄新材是市場上知名的電解錳企業,這也意味著收購完成后,上市公司將跨界電解錳行業,這或許也是戴德斌下的第一步棋。

        縱觀我國電解錳行業的發展,近兩年產業政策上加大了對落后產能的淘汰力度,有利于規模型企業的發展,收購頭部企業天雄新材,看起來是門不錯的生意。不過,對于電解錳企業,電解錳的市場價格也是決定公司經營狀況的關鍵,去年11月電解錳市場價格出現暴漲后今年大幅回落,天雄新材今年業績會否受此影響也將成為投資者關注的焦點。

        截圖來自ST三盛

        “押寶”電解錳

        深耕智慧教育行業的ST三盛,準備新增一個業務賽道,“押寶”電解錳。

        11月1日,ST三盛披露公告稱,公司與湖南大佳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簽署了《股權收購意向書》,公司擬采用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天雄新材不低于51%的股權。交易完成后,標的公司將成為公司的控股子公司,納入公司合并財務報表范圍。

        資料顯示,標的天雄新材的主要產品為電解錳。何為電解錳?據了解,電解錳是指用錳礦石經酸浸出獲得錳鹽,再送電解槽電解析出的單質金屬,外觀似鐵,呈不規則片狀,質堅而脆,具有高純度、低雜質的特點。

        電解錳可廣泛運用于鋼鐵冶煉、有色冶金、電子技術、化學工業、環境保護、食品衛生、電焊條業、新能源動力電池、航天工業等各個領域。

        值得一提的是,在電解錳市場,天雄新材也較為知名。截至目前,我國電解錳行業在產企業數50左右,行業產能靠前的企業主要有寧夏天元錳業、南方錳業集團、天雄新材、科邦錳業、武陵錳業、金龍錳業等。

        而在籌劃此次收購之前,ST三盛則主要從事智能教育裝備、智慧教育服務和國際教育服務業務,與電解錳并不協同,這也意味著此次收購將構成跨界。

        ST三盛也表示,公司現有業務面臨發展瓶頸,公司謀求拓寬業務方向,開展具有增長潛力的新業務,改善公司財務狀況,構建新的核心競爭力。

        中國國際科技促進會科技產業投資分會副會長兼戰略投資智庫執行主任布娜新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相對于產業并購,跨界并購的難度更大。“跨界并購不只是收購一家公司,如何做好企業整合,實現1+1>2的效應,是個很大的難題。”布娜新如是說。

        易主后首個資本動作

        擬購天雄新材控股權也是ST三盛易主后的首個資本動作。

        今年9月底,ST三盛原控股股東卓豐投資與太力科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表決權委托協議》,交易完成后,太力科可支配上市公司19.8%的表決權,戴德斌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從戴德斌履歷來看,未曾有過資本運作經歷,出生于1957年3月,1982年2月本科畢業后分配到黑龍江省地礦局工作。

        1982年至1985年,戴德斌在黑龍江省地礦局第二區調大隊(正處級)任地質助理工程師、工程師、地質填圖組長;1985年至2017年先后任大慶油田公司地球物理勘探公司地質工程師、高級工程師、地震大隊副大隊長、技術監督處處長、地震采集技術中心黨委書記等職務。2017年3月,戴德斌退休。

        不過,退休之后的戴德斌沒有進入養老模式,而是在2020年創立了太力科,開始在資本世界里尋找自己的“第二春”。

        被戴德斌相中的ST三盛也并為優質標的,公司2019-2021年連續三年實現扣非后歸屬凈利潤為負值,今年前三季度實現歸屬凈利潤、扣非后歸屬凈利潤分別約為-1.44億元、-1.41億元。

        顯然,在這種情況下入主ST三盛,戴德斌心中可能早有想法。如今,僅上任一個月,戴德斌就開始帶領ST三盛跨界謀救。

        另外,11月1日,ST三盛還披露了向特定對象發行股票預案,發行對象是太力科,發行完成后,太力科合計可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決權的比例將提升至38.31%,戴德斌將進一步穩定控制權。針對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致電ST三盛董秘辦公室進行采訪,對方工作人員表示“可以關注公司后續公告”。

        電解錳會是“良藥”嗎

        “被戴德斌看中的電解錳會是公司業績的救命稻草嗎?”這成為了ST三盛投資者心中的疑問。

        對于天雄新材的經營情況,ST三盛在公告中并未披露。不過,投融資專家許小恒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電解錳企業的主營經營情況和電解錳的市場價格、銷量直接相關。

        某不愿具名的電解錳行業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2015年以來,我國電解錳市場價格總體平穩,以1.5萬元/噸為中樞上下波動,2020年疫情因素導致宏觀景氣下行,電解錳市場價格下行至約1萬元/噸。2021年隨著疫情逐漸消退,電解錳市場價格逐步回升,尤其在2021年11月,隨著下游需求恢復疊加環保督查、限電限產等因素的影響,電解錳市場價格最高暴漲到4.4萬元/噸。

        “今年來看,隨著疫情、限電等外部因素的逐步消退,電解錳均價又出現大幅回落,目前價格在1.8萬元/噸-1.9萬元/噸之間。”該人士如是說。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目前涉及電解錳業務的上市公司還有三峽水利、湘潭電化、西部黃金,其中西部黃金在今年通過收購科邦錳業開始涉獵電解錳。而電解錳今年價格的下滑就反映在了上市公司業績上。

        據三峽水利披露的2022年三季報,公司前三季度實現歸屬凈利潤約為4.48億元,同比下降44.77%。三峽水利表示,公司報告期凈利同比減少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電解錳市場價格和銷量同比下降,使該板塊利潤同比減少。

        電解錳市場價格下滑,天雄新材業績會否受此影響,這也將引發ST三盛投資者關注。

        不過,從整個行業來看,電解錳市場的競爭格局持續向好,我國在產業政策上也加大了對落后產能的淘汰力度,其中“電解金屬錳生產總規模為30000噸/年以下的企業”等均屬于限制類產業。上述不愿具名的電解錳行業人士亦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能耗過高、生產效率低的電解錳生產企業正在被國家政策所限制,這也有利于規模型企業發展。(記者 馬換換)

        關鍵詞: 資本動作 天雄新材控股權 跨界電解錳 電解錳行業

        標簽閱讀


        }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超碰97_雪花飘电影高清完整版_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_亚洲欧美另类离制服丝袜

          <nobr id="557j9"><progress id="557j9"><address id="557j9"></address></progress></nobr>

          <del id="557j9"></del>

                <font id="557j9"></font>

              <em id="557j9"><font id="557j9"><noframes id="557j9"><b id="557j9"><dfn id="557j9"><video id="557j9"></video></dfn></b>